2020年即将接近尾声了

说好的天气一热,病毒扛不住了,看来是不靠谱的啊。科学家凭经验瞎比比,那就还不如去跳大神好了。

covid-19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我。

人类总是想改变世界,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病毒,把人类给改变了。

如果地球生命是来自外星高级文明,我不由得怀疑它们到底有多“高级”了。

如果地球的生命是所谓god创造的,我不由得想问问它,你造一堆不能抗病毒的人是几个意思?脑子有病吗?

对于学理科(sciences)的人来说,逆向思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虽然很多学理工科的人的成果主要靠逆向工程是我不赞赏的。

我承认城市化是不可逆的过程,而且,我也相信,城市化的程度必将进一步加高。

所以,我愿意做那个默默无闻的逆行者(不是去抗疫的医护人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虽然我也学过生物,懂得免疫学和病毒学,微生物学,也知道酒精和生理盐水体外也能杀毒,但是我毕竟不是带货高手,我肯定没法把板蓝根和连花清瘟用作抗病毒药物的,就我的理解里,当前能够有效在体内抑制病毒的应该有一种是干扰素,其次我还真不知道,何况就算抗感冒病毒的神药达菲,它也不是杀死病毒,而是阻碍受感染细胞上扩增繁殖后的病毒从感染的细胞脱离去感染更多细胞,所以,我想要我去逆行抗疫估计真的会被当成逆流啊),从城市回到农村去,因为农村现在真的很广阔,我说的是从人口密度而言,

特别的是,

我从小长大的小山冲,一个三面环山,中间一条狭长的梯田与梯土外加一个小型水库,只有一条简易公路通出到外面县道,情况则更加特殊,因为之前山洪灾害(当然是由于非法采矿导致的矿坑水爆坑)导致了一次泥石流,冲毁了好多房屋,又搞坏了一些水源,所以,人们纷纷盖房子到水库以下的冲外地带去了,冲里现在只留下几户人家,老弱病残居多,土地抛荒严重,所以,几十亩的地,没有人耕种,更不要说那上千亩的山林,现在也没有人管,自从木材经销商把树伐光以后,竹子成灾了。总的而言就是,土地很多,山林地更多,而且,最好的一点是,承包经营(我国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村民有承包经营权)这些土地的村民,大部分都是我的亲戚啊,老邻居啊,看着我长大的长辈们,虽然以前我考九八五双一流的中山大学他们对我所抱持的大富大贵的期望并没有被实现,但是这次我响应“万众创新大众创业”花光了所有积蓄和背负着满身的债务与伤感从著名的一线城市落魄归来,打算花我大学毕业至今一样长的时间来冲里搞农业与养殖,他们又对我有可能搞出点样子来抱持了一种让我莫名感动的期望与支持,所以,那些抛荒的土地现在都借给我用来种牧草了。还有我两个舅舅和两个叔叔闲置在冲里的四栋房子(有一栋土砖房已经是危房了),也都借给我做生产与居住之用。

所以,从2020年劳动节动心回农村搞农业和劳动,到6月初正式收拾好行装回来,到现在,把冲里我的差不多二十亩原耕地请挖掘机垦完荒,又进了二十几只羊做初始种群,蓄养了两只种母猪,我们的农场已经初见雏形。

对于我而言,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体重降低了不少,大肥肚腩已经不见了,虽然并没有出现六块腹肌的最佳状况,另外睡眠好得不得了啊,早上五点半醒,赖床一个小时,中午午休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晚上九点多就睡了。

以前看书有个导师说,“我们往往高估了一年能够做到的事情,低估了十年能够做到的事情”,所以,我一直没有想着刚回来这半年能够做这么多事情的,我的计划要慢很多的,但是,得益于同学朋友和亲友的帮忙,我这半年的时间实现了原本规划差不多一年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心态就是慢,慢慢慢来。搞农业嘛,只要不错过节气,就顺应天时,遵循土地与牲畜的自然节奏比较好。

刚才说到了逆向思维,我表姐说我在大城市搞了那么多年,回到偏远的小山冲里能习惯么,耐得住寂寞吗,殊不知我从五一劳动节起心想回来就无数次问道了自己这个问题。其实我萌生回老家的念头并不是今年了,最早大概是2017年秋天我爷爷因为前列腺癌过世的时候,当年三月我回去探望他一次,后来国庆节他就过世了,那个时候冲里很多人家都搬出来了,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有很多思想障碍没有突破,没有下定决心回去。18年我去旅行的时候,在西昌跟旅友说到自己想搞个牧场的梦想,那时候还是想着攒点钱去内蒙古呼伦贝尔搞牧场的,后来在康定藏区看了藏民养了八百头藏牦牛的,吃着麻辣味的牦牛肉干,我更加渴望有自己的牧场了,在搭车经过苍茫的青藏线无人区,那时候真的想立即下车就在那里占一块地搞起牧场来,然后在到了青海的时候,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小朋友在他爸爸的指导下骑马,实在太帅了。但是,很显然,攒钱去内蒙租牧场不现实了。我记得在西昌我说大概想五到十年后去搞牧场,今年(准确的说是去年底)疫情发生了之后,闲在家里好久,虽然说想了很多事情,但是其实也可以说是真正的放空了自己,所以,才有了五一的时候终于打定主意回来搞农业和养殖的计划。

所以,这大概就是我的2020。虽然我并没有改变世界,但是世界改变了我。虽然我没有改变病毒,病毒也改变了我。至于有没有人改变过病毒,这个得由科学家们去探讨了,我一个做农民的,就不参合这个事情了。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标签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