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见

说好的天气一热,病毒扛不住了,看来是不靠谱的啊。科学家凭经验瞎比比,那就还不如去跳大神好了。

covid-19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我。

人类总是想改变世界,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病毒,把人类给改变了。

如果地球生命是来自外星高级文明,我不由得怀疑它们到底有多“高级”了。

如果地球的生命是所谓god创造的,我不由得想问问它,你造一堆不能抗病毒的人是几个意思?脑子有病吗?

对于学理科(sciences)的人来说,逆向思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虽然很多学理工科的人的成果主要靠逆向工程是我不赞赏的。

我承认城市化是不可逆的过程,而且,我也相信,城市化的程度必将进一步加高。

所以,我愿意做那个默默无闻的逆行者(不是去抗疫的医护人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虽然我也学过生物,懂得免疫学和病毒学,微生物学,也知道酒精和生理盐水体外也能杀毒,但是我毕竟不是带货高手,我肯定没法把板蓝根和连花清瘟用作抗病毒药物的,就我的理解里,当前能够有效在体内抑制病毒的应该有一种是干扰素,其次我还真不知道,何况就算抗感冒病毒的神药达菲,它也不是杀死病毒,而是阻碍受感染细胞上扩增繁殖后的病毒从感染的细胞脱离去感染更多细胞,所以,我想要我去逆行抗疫估计真的会被当成逆流啊),从城市回到农村去,因为农村现在真的很广阔,我说的是从人口密度而言,

特别的是,

我从小长大的小山冲,一个三面环山,中间一条狭长的梯田与梯土外加一个小型水库,只有一条简易公路通出到外面县道,情况则更加特殊,因为之前山洪灾害(当然是由于非法采矿导致的矿坑水爆坑)导致了一次泥石流,冲毁了好多房屋,又搞坏了一些水源,所以,人们纷纷盖房子到水库以下的冲外地带去了,冲里现在只留下几户人家,老弱病残居多,土地抛荒严重,所以,几十亩的地,没有人耕种,更不要说那上千亩的山林,现在也没有人管,自从木材经销商把树伐光以后,竹子成灾了。总的而言就是,土地很多,山林地更多,而且,最好的一点是,承包经营(我国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村民有承包经营权)这些土地的村民,大部分都是我的亲戚啊,老邻居啊,看着我长大的长辈们,虽然以前我考九八五双一流的中山大学他们对我所抱持的大富大贵的期望并没有被实现,但是这次我响应“万众创新大众创业”花光了所有积蓄和背负着满身的债务与伤感从著名的一线城市落魄归来,打算花我大学毕业至今一样长的时间来冲里搞农业与养殖,他们又对我有可能搞出点样子来抱持了一种让我莫名感动的期望与支持,所以,那些抛荒的土地现在都借给我用来种牧草了。还有我两个舅舅和两个叔叔闲置在冲里的四栋房子(有一栋土砖房已经是危房了),也都借给我做生产与居住之用。

所以,从2020年劳动节动心回农村搞农业和劳动,到6月初正式收拾好行装回来,到现在,把冲里我的差不多二十亩原耕地请挖掘机垦完荒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不论世界如何变

总是变不回去的了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疫情导致全球经济死锁,需求下滑,毕竟人们都呆在家里不动了,消费也下降了,物流也不畅通了,各种问题吧,总而言之

于是媒体倒是在呼吁和报道,农民倾倒牛奶与农产品之类的新闻充斥于网络。电商平台帮农民卖东西的广告也是不断推送。

世界经济的断裂就是这样,一方面又很多人没有充足的食物供应,一方面还有很多人的牛奶和农作物要倒掉。

太因吹斯汀了。全球化搞了这么多年,疫情之际,听说WHO总干事谭德塞他祖国埃塞俄比亚竟然有近100万人缺乏食物供应,处于饥饿之中。

而非洲的前殖民宗主国们都在忙着指责中国的“新殖民主义”。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脸。

另外听说非洲兄弟国家又在喊着让中国减免债务。我没有什么别的念想,只希望国家在给非洲兄弟减免债务的时候,弄够给我和像我一样的中国国民把国有银行发行的信用卡的债务都给免掉就算了。

所以,我还是很羡慕非洲兄弟们的。来中国留学,补贴一年就是10万起步。借了中国的钱,喊减免债务就减免债务。唉,投胎真的是个技术活啊,如果生为白人,体检的时候可以不要排队,还能喊“Chinese get out!”,多拉风!退而求其次,生为黑人,还能拿中国巨额补贴来留学,还能有三个学伴伺候得服服帖帖。

可惜了,可惜了。

我本来要说是羡慕农民的,农民倾倒掉他们的牛奶和农产品,埋掉他们卖不出去的猪和鸡,还能得到媒体的大肆渲染和报道,可是,我们留学中介呢?

疫情之下,人们现在不是努力寻求出国留学了,而是努力寻求机票回国了!还有些人喊国家包机接自己孩子回来。

我觉得,国家安排包机接中国年轻的学子回来是可以的,很好的,最好像美国一样全球大撤侨。但是,对于那些出国读小学中学的,大家都知道,是中国家庭里最富贵的家庭了,希望这批学生回来能够费用自负吧。我看市场价一张机票炒到三万美元了,应该不能让这么富贵的家庭只花两万人民币吧。不然,这那里算什么市场经济,而只能算是社会主义权贵优先经济了。

所以,现在疫情导致了留学行业一片萧条,有谁关心我们留学顾问浪费掉的“产能”吗?我们的产能包括没人使用的“留学文书”“留学咨询”“签证咨询”……这些,我们虽然没有办法把它们像农民的牛奶和农产品一样倒掉,但是,它们也是我们赖以谋生的“产出”啊。

所以,我羡慕农民,倒掉自己的东西,至少能够换来世界的一声叹息,激起一些思考,和一些怜悯。不像我们这样的留学顾问,因为疫情浪费掉自己的产品,却无声无息。

真不知道这些过剩产能该怎么办呢!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一个十四岁的姑娘被一个成功人士“嫖养”四年不算什么怪事。反倒是这个姑娘把这个事闹成“强奸”“强暴”罪行,让习惯了“享受”“嫖宿”幼女的中国大老爷们,倒是要喊“惊诧”“不懂事”了!

至于很多人认为做父母的只是没有好好性教育自己的孩子,让孩子不懂得防范,我说你们怕是瞎了你们的钛合金狗眼吧,明显在中国,女儿就是用来卖钱的,卖钱最值钱的就是卖处,比卖处更值钱的就是让人家“培欲”(借培养的表象发泄兽欲)啊。这种既卖处给人家“冲喜”,又满足了人家娈童的变态需求的,那可是一大笔钱啊!

女孩子嘛,反正日后(这个日竟然在这里可以做双关)是别人家的人,干嘛那么在乎呢?这难道不是我们长期以来的“卖身葬父”“卖身葬母”“卖身……”的经济逻辑吗?

想想李连杰第一任老婆也只是给他奶奶“冲喜”的,想想高晓松老师的前妻也是一个未成年少女被他“童养”大的,想一想曾经风靡国内官商阶层的“嫖宿幼女”(我国司法曾经耻辱地专门为帮助公务员和代表们减轻罪责而从强奸幼女罪另外设立的一个刑罪,嫖宿幼女),那么,再来看鲍毓明这个案子,真的在中国这个落后的土地,这块恶之花绽放的土地,不算什么怪事。只是,很多“网民”们,由于平时信息被屏蔽,各种关键词,对于曾经认知的断层,所以也就感觉到“网民惊诧”了!

至于关于女权,下一篇再讲吧。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钟南山才说,中国只花了四周就控制住了疫情

这就又后延开学,打脸钟南山啊!

真控制住了吗?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钟南山说中国只用四周就控制住了武汉肺炎新冠病毒疫情。

它竟然不提,十二月初就发现了几十例武汉肺炎(当时还叫做不明肺炎),到了一月二十号才开始控制,但是为时已晚,武汉封城也没有止住武汉肺炎冠状病毒向全国与全球的大传播。

而且,现在又要说要做好长期共存的准备,

现在到了要长期共存。要是当初只有27例的时候,只有49例的时候,不“辟谣”,不“训诫”,会有今日的长期共存。

而且,如果长期共存也算控制住了,那,我们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住了“流感病毒疫情”,不是吗?流感病毒天天突变,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感染了流感一般两个星期自愈。

而且,为了给“长期共存”找合理性,钟南山竟然信口开河地说新冠病毒武汉肺炎的病毒发生了基因突变,不容易从人体清除。搞笑,本来病毒就没有药可以治,只能靠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抵抗,产生抗体。至于新冠病毒,显然不是说突变就突变的。你当它是流感吗?你钟南山要说突变,你也得拿出基因测序序列与冷冻电镜的电镜结构照片出来吧?不然学术界谁服你呢?作为一个院士,如此信口开河,真的是丢尽了中国学界的脸啊!

当然,为了甩锅武汉与我国不是武汉肺炎这种新冠病毒的源头,拿基因突变来甩锅给别国当然是非常有用了。反正不论别国怎么追寻,中国都可以说,基因测序不一样啊,基因突变了啊,你们国家的武汉肺炎不是我们这种武汉肺炎,你们的已经突变了啊!

按照我们遗传学的基本知识,基因突变分分钟都在进行,哈哈,更不要说传染了几个月,传染了几百万人的新冠病毒了。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朋友说,想不到这种和转基因大米破坏男性生殖能力一样的谣言,竟然在英国也大行其道,

我说,the western(西方国家们)自从为了获得选票与选民支持开始搞他们的“真的社会主义”,也就是用高福利来养着那些垃圾国民,以后,他们就开始走向了没落,这和西方社会在社会主义萌芽阶段不断的反社会主义的警醒是不一样的。资本主义的没落,”社会主义(高福利)“的兴起,就是反智的开始。资本主义的没落,社会主义的兴起,造成了这种“人民”可以无知却可以为所欲为的社会。

当然,特别声明,我说的不是我们的这种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我说的是西方那种高福利的“社会主义”。

何况,我们国家的福利却是不高阿,虽然体制内的人福利挺高。现在农民一个月的所谓养老金有很多地方才80块钱。所以,这个国家的“人民”是没有什么福利的。但是,这个国家的“管理者”或者说“为人民服务者”倒是福利挺高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知道,我们的“社会主义”和我所说的西方高福利的”社会主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又说,你看看当初有主持人问英国前首相卡梅隆一个九九乘法的数学问题的时候,他拒绝了回答。由此可见英国人的整体的科学素质和科学教育之一斑。所以,英国人相信5G传播病毒,破坏信号塔也就不奇怪了。就算退一万亿步讲,现在英国人的逻辑也是有严重问题阿,你说,5G传播新冠病毒,但是,英国5G建设还没有开始阿,你们用的还是2,3,4g,最多4g plus,你去破坏这些信号塔,导致自己连现有“不传染病毒的”的通讯系统都没有了,这不就和海地革命群众认为水利设施是反动统治者对自己的奴役而破坏之,最后导致自己没有饭吃一样吗?

当然,西方国家的反智,和我们国家人民相信微波致癌,孕妇们也都穿防微波辐射的防护服这种,以及我们相信转基因稻米导致不孕不育却又愿意吃杂交水稻大米这种反智,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呢?

正如上所述,西方是在高福利的滋养下产生的反智。我们却是在低福利的匮乏下产生的反智。所以这两种反智,是不一样的啊!正如我们的“社会主义”和西方的“社会主义”,它们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拥有完全不一样的发展历程。我们同通过枪杆子与革命实现了社会主义,而西方则是通过物质生产的高度发展,正如列宁所说,资本主义进入垄断资本主义之后,就逐渐自主过渡到“社会主义”了。

真的是非常因吹思婷!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