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想做道士,做爸爸的该怎么应对呢?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中大放羊哥
周五, 08/04/2023 - 20:59

  

我和他妈妈关于好二儿想做道士的对话

      在我看来,孩子的学习,最基本的其实就是哲学与方法论啊,但是这些东西是很枯燥的,或者说很难有什么通俗易懂的方法达到学习哲学与方法论的途径。想起我自己以前学这些都是思想道德课要死记硬背的那些马克思主义哲学方面的知识点。只是后来随着自己的阅读量逐渐增多,慢慢的就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进一步的深入。但是现在孩子又不爱看书,喜欢玩手机游戏,业余时间如果不严加管束就是玩手机。所以其实我也一直也比较头疼到底怎么引导两个儿子去培养这方面的兴趣。

      我想好大儿和好二儿关于哲学的启蒙应该还是有一点,当然主要是在于自然科学的哲学原理方面的。其实最主要的是宇宙观方面的科学的知识,比如大爆炸,比如万有引力。这些一方面是一些科普大片,一方面是一些简单的科普读物。我记得好大儿初一转学回到乡下读书的时候,我们周末去散步的时候很多谈论的话题就涉及到了宇宙观方面的东西。至于好二儿我是不太清楚,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他深入聊天了。

      好大儿爱玩游戏,好二儿爱看网络小说。我觉得其实都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关键是不要破坏了作息规律,导致白天睡觉晚上清醒,从而使得白天不能集中精神上课,影响了课业进度与表现。其他的倒不是什么大碍。好大儿和好二儿以前玩《王者荣耀》,都是自学的,七八岁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的赞,因为我是没有学会了,手眼配合不来。后来他们玩《我的世界》,也在那个虚拟世界里创造了很多他们想象的东西出来,甚至有一个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场景。这是我觉得非常不错的。后来好大儿说他玩《原神》,在里面还学会了一些命令行,commands。我觉得这是很厉害的,因为这就是游戏里的工具,就像我们平时在linux里面用commands完成一些工作一样。

       而好二儿爱看网络小说,估计看了不少修仙的小说,所以估计他对于仙道之说很有兴趣。其实和我以前读武侠小说所以有段时间跟着我二叔练气功和《易筋经》是一样的,至今还记得大晚上去月亮底下搞腹式呼吸吸取月华,然后清早起来对着太阳搞腹式呼吸吸取日精,即所谓日月之精华。现在想象其实不过是一些生活规律的养成与呼吸方法的训练罢了。而好二儿很幸运的是他真实生活中也遇到了一位对道教颇有研究的师傅,跟他进行了很基础的传道。让他注重道本身,而不是法术那些技术层面的东西。听说与他进行了很严肃认真的长谈,这是让我很佩服和感激的,因为对一个小孩子的想法能够认真的对待并且给予妥善的指导,是为人师长很难做到的。很多时候我们作为父母的会快速的进行价值评判,然后就说,那东西没用,你学那玩意儿干啥?或者立即转化为人身攻击,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这玩意你也学?你也信以为真?这样子看似很平常的小事情的挫伤,对于孩子的兴趣和长远的人格发育则很容易造成深刻的打击与伤害。所以我非常感谢我好二儿的这位道士师傅。一看就是有道之人。

至于孩子的妈妈生怕我会用我的无神论观点去打击我好二儿对道教的兴趣,这是非常过虑了。因为虽然我是一个严肃的科学主义者,但是我还没有到达科学教的那种地步,何况科学知识只能解释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对于世界的认知,我们还存在玄学的东西。而科学之上的哲学,也有很多是纯粹思辨性的东西。而对于人类文明与文化传统而言,宗教的东西,也是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群体的一种精神层面的产物。虽然我一贯不耻于宗教教条,认为宗教那种“只能信仰不能质疑”的教条主义是“一部分人控制另外一部分人的思维绳索”,但是,在人类特定的发展历史时期中,很多人需要这种“思维绳索”的约束。

然而要说到无神论,道教的祖师老子和庄子都是无神论者,只是汉以后道教为了掌控那些没有修为与知识素质的教众才发展出来什么天师,得道飞升这些唬人的东西。即使连儒教的孔子,也是无神论的,他有著名的话,“未知生,焉知死”。又有,敬鬼神而远之。​只是到了后世传道之人与学道之人学识水平都有限,才要依靠鬼神之说自欺欺人。

所以我好二儿想做道士,我是很开心的,因为道是中国哲学的源头,远胜于儒,因为大儒孔子也曾经求学于道的祖师老子。道也远早于佛,毕竟佛是后世才由外国传入中国。而且儒与佛的名声也不光彩。限于篇幅和话题敏感性也不能说太多了。总而言之在我看来,道相对于这儒佛两家中国传统强势哲学与宗教派别都要更加优秀一些。所以我好二儿想要做道士,想要学道,那对我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我正愁不知道怎么激发他们的兴趣去学这种本身看起来枯燥无味的东西呢。既然他由于阅读网络小说而产生了兴趣,那不是省了我很大的功夫?

 

geofield

Most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