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庄子的《逍遥游》

2018年菊哥到访喜马拉雅山普通游客大本营
中大放羊哥
周五, 08/04/2023 - 21:24

这是2022年11月1日0:55给我的《羊粪球》写的第五篇文章。

关于庄子的《逍遥游》

之所以突然想写这个是因为我发现其实逍遥和我所追求的精神终极归宿流浪是一个意思嘛。本来都要睡觉了,突然就想起来这些了,所以还是赶紧爬起来写下来比较好。

有个学生跟我说他写了一首打油诗,给我看:

我现在写一首打油诗:

《何为禅?》

云游四海寻真禅,

淡看千山任境寒。

风伴青云随影去,

轻装上阵并不难。

当然他巧妙的用了一个云淡风轻做藏头。

不过我觉得这个诗用《问禅》做标题更好,然后我就想了想如何给修改一下,然后我改着改着我就说我已经改成另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意境了,当然标题也就要改了:

逍遥

云游四海禅欲求,

淡看千山叶未留。

风伴青云影将去,

轻扬云端意竞流。

我学生当即觉得“妙啊!”当然,我自己也觉得很妙。虽然韵律与平仄不一定很好,但是对仗还算可以吧,而且还保留了他的藏头,但是最合我意的是最末尾的“轻扬云端意竞流”!

但是这个并不能算是我原创的意境,它其实是大概我初二或者更早的时候读到的庄子 的《逍遥游》的一个复刻罢了,因为我记得我初三的时候在后墙黑板报上面曾经抄写了庄子这篇文章。

逍遥游开头大概是这样的: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扶摇直上三千里!……”具体后面的详细的我也背不下来了,反正我就记得这么多。

所以我这个“轻扬云端”也不过是这个“扶摇直上”的大鹏鸟的一个摹写罢了。

但是为什么我要写“意竞流”。因为这就是我对整个逍遥游的理解。我其实很多很多年都没能真正理解庄子这篇的真正含义。

直到2014年左右,或者是在2013年也有可能,有一天我在路上走,北京的冬天很冷的,我无聊的时候就会瞎想,各种东西无缘无故就钻出来给我杀时间。当时我就在想这个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我想到了高中时代读的《时间简史》,而且现在我不但有《时间简史》这本书而且我也真的有时间捡屎了,里面霍金提到的大爆炸理论。我对于这个理论是非常佩服的。然后我就在想,宇宙源于大爆炸,那大爆炸源于奇点,那么宇宙在不断膨胀以后归宿是在哪里呢?那个晚上好像我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最后我得出的答案是宇宙应该会终结于大坍塌,也就是原本不断膨胀的宇宙空间与时间最后由于膨胀势能的衰竭而最终会塌回去,就好比我们对着天空射出去一支箭,它不断的飞啊飞,但是它最终会要掉下来。所以当时我得到的结论就是宇宙将坍缩回奇点,时空将倒流,将走回头路。所以当时我是非常的兴奋的。不过也许其实我这个想法在《时间简史》或者《时间简史续编》里霍金已经都写完了。Any way!就算这样我也很开心。

现在我想到这点我还是很开心。想象一下,我们按照反过来的程序倒走一遍我们的人生,那是什么情境。有点那种《返老还童》的感觉,而且不止每一个人会从后往前重新过一遍,而且是整个宇宙会这样重新倒放一遍。这他妈的太带感了。我在想如果我被烧成了骨灰撒到了江河湖海我还怎么倒回来变成现在活生生的我再变成一颗精子一颗卵子呢?这太魔幻了。

得到这个答案的兴奋之际,当年(2013或者2014年)我就在想,我怎么会得到这个答案呢?好像这一切都只是基于我一时的灵感和想象。我那个时候就想,哦,原来我的想象力可以飞跃时空,可以飞到宇宙之外去探求这个宇宙的奥秘。就算我的肉体由于地球的引力被牢牢的束缚在离地一米不到的范围,我的想象力却依然可以让我去探索这个不断膨胀了200亿光年的宇宙的过去与未来。

所以我当时就觉得放飞想象力的感觉原来是如此的奇妙。然后我突然就想到了前面我记得的这点《逍遥游》。我突然就理解了,原来庄子既不是写的鲲的逍遥,也不是写的鹏的逍遥,更加不是他自己的逍遥,他其实写的是他自己的意识也就是他的想象力的逍遥。他其实只是借助这个鲲与鹏的描写,向我们展示他那超乎时代与超乎时空的想象力。他想留给我们的其实就只有一点,“朋友,请你有点想象力。鲲和鹏是不存在的,是我杜撰出来的,但是,我要让你从这里面感受到很逍遥的感觉。”

当我想清楚这一点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就很佩服庄子了。在他那个年代根本没有什么工具可以让他看到北溟,也看不到什么鲸,也看不到什么翼龙之类的巨型飞行兽。所以,他是完全凭自己的想象搞出来这么一摊子故事的。

所以,我想说的是,真正理解《逍遥游》,不能拘泥于它本身这个故事,而要从故事的创作本身穿透回去,回到作者创作这个故事的本身,想一想庄子他妈的这种超群的想象力。

在哲学领域,我们总是在争议到底我们的世界是客观存在的还是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中,这也就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分野。但是庄子在那么早,几千年以前,就在展示“意识”的强大力量了,完全的形成一个不存在的意象世界出来,而且他把它给写下来了,这就是《逍遥游》,想象力的逍遥。但是后世道家要生硬的套用逍遥游去寻求所谓飞升就挺机械的了,编造出所谓的张天师李天师得道飞升的各种故事,就有点搞笑了。其实庄子的《逍遥游》本身就给出了答案,“飞升只能存在于我们的意象里”。

但是,只存在于意象里的世界也是可以给我们以触动的,好比《超级玩家》里面所表达的,人们在游戏世界寻求快乐。《黑客帝国》里面的人完全失去身体机动性,但是意识却活在一个完全由机器程序虚拟的世界里。我想但凡游戏做得好的人都应该能够体会这种逍遥的感觉吧。但是有个很直白的有关鲲鹏的游戏我觉得不怎么样,当然也许有点偏颇,毕竟我也没有玩过我也不是做游戏的。

所以,朋友,请放飞你的想象力吧。让你的意识自由飞翔于你的想象世界吧,让你的意识四野奔流,做到逍遥一游吧。这就是我在给我学生改这首诗的时候突然就会想到“轻扬云端意竞流”的源头,我二十多年前读到的《逍遥游》。

 

geofiel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