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Listing

关键的是甩锅给自己的合作催收机构,说什么对合作机构的培训和管理不到位。

你麻辣隔壁,我看是培训得太到位了吧。

还有,对借款人就极尽恐吓和暴力之极,可是傻逼竟然最后对那些投资他们的出借人说“欢迎广大出借人以友好的正常方式与企业保持沟通。 ”。尼玛这双标,看得我头晕。

你们逼死借款人的时候,上人家们泼漆,爆人家通讯录的时候,伪装国家工作人员,伪装法院,公安对借款人进行敲诈和勒索以及进行软暴力的时候,怎么不想着要“友好的正常方式”与借款人保持沟通?

现在轮到别人催你们了,就要“友好的正常方式”?

我建议借款人去他们家也上门泼漆,去他所有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也闹一闹啊。不是还有好几个上市公司是他们的大股东嘛,这都是有公开资料可查的,有招股书的。你不是找借款人通讯录去骚扰嘛,出借人可以以牙还牙啊,去你们有业务关系的,股东的家里,股东的孩子的学校,也去“友好”沟通沟通啊。

看看杭州公安通报的他们的罪行线索:

#警方通报#    10月21日,杭州警方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
        今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原先发在微博上了

https://weibo.com/1237071382/IacjttR9m

趁着网信实控人张振新在英国的死遁,我把我一直想写的《纪念我的因为网贷赌博暴力催收而自杀的表弟》写一下。

我的表弟,比我小七岁或者八岁,是我姨妈的独生子,也姓王,因为他爸爸和我爸爸一样,也姓王,但是他家个我家有好几个村子远,骑自行车去他家大概一个半小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从我读高中住校开始,我就没有怎么见过他。

我对我表弟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小时候脐带没有扎好,所以有些胀气,鼓起来像第二个小鸡鸡。

我外婆还在的时候,我还没有读高中之前,我们经常会在一起玩,他常来我外婆家,外婆就就在我一个村子,离我家也就几百米远。

后来,我去读大学了,他初中读完(或者还没有读完)就辍学了,也不知道在哪里打工。我只记得我妈妈说有一次他(16岁以后)来我家住,还偷偷拿我妈妈的钱充值打游戏。这就有点问题了。

中间我外婆去世,我在广东读书,我妈妈让我不要回去,我就没有回去。如果回去,估计也能见着一面。

之后很多年,我也没有和家里联系,混得不好,没脸联系,也没有了我表弟的消息。中间听说我姨妈和我姨父离婚的事情,好像就是我妈妈说我表弟拿她钱那次,说这孩子可怜,妈妈不管,爸爸不顾。

后来,到了2017年,我大学毕业都13年了,中间我爷爷前列腺癌发作,说将要没了,我就回去看了一趟。中间我见到了另外的一个大表弟,我大舅舅的儿子,比这个表弟大一两岁,比我小五六岁,但是也都三十岁了,老婆也娶了,房子也盖了,孩子也有了。其他的几个表弟和堂兄弟都在外面打工,不在村里,我大表弟自己盖房子留在家里搞装修。

后来不知道怎么聊天就聊到了我这些表弟,我妈的意思是,你看人家没有读大学,但是都比你有出息,自己盖了房子,娶了老婆,生了孩子,一年也能往家里拿十几万。好吧,沉默。然后她说最可惜了你姨妈家的X伢子,年纪轻轻就自杀了,因为网上赌博和借了高利贷,听说欠了十几万。

我那时候精神也不太好,后来才知道是季节性的精神不好。我就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死了也好啊!一了百了。我妈一愣,瞪了我一眼,就没有说下去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还是用大家都在安慰那些自杀的人的话,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这种模式的话来开导一下我表弟。不过我话会稍微修改一下:

我要是见到我表弟,我就告诉他,连死都不怕,害怕杀几个恐吓你的高利贷?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啊!

现在哪个电话不是实名制?现在哪个实名制的电话你找不到他的持有人的地址和定位?只要肯花钱,分分钟给你弄到手。人家可以威胁你,你不可以威胁人家?赌博是不对,网上开赌场就对了?借贷不还是不对,放高利贷还暴力催收就对了?人固有一死,或死于高利贷催收,或死于和高利贷同归于尽啊!

国家的金融政策和法律法规是很操蛋的。借贷是合同,放贷是生意。但是,却让高利贷逼死这个,逼死那个。你做放贷这门生意的时候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51信用卡的爬虫团队被抓,催收团队也被抓。

爬虫团队是大规模爬取银行用户的数据。而催收团队是他们自己的p2p放贷业务据说暴力催收据说出了人命案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希望死的是催收人员。

也许是因为我表弟被高利贷催收的人逼到喝农药自杀了吧。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2017年3月26日,北京出台新政,规定“商业、办公类项目限购,新建、在售项目禁止向个人出售”。随后,“商住房”成交量大幅下降。不仅北京,2017年,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天津等多城均出台措施,对商住房加以限制。

有中介提醒,按照目前的政策来说,2017年6月之前的商住房,可以卖给公司,也可以卖给个人。但2017年6月之后的商住房,就只能卖给公司,不能卖给个人了,“这样的话,交易的时候会比较麻烦,想买商住房还是二手房比较合适”。

30个月交易量环比降90%
据中新经纬等媒体报导,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从限购政策出台后的第一个月,即2017年4月算起,至2019年9月的30个月里,北京新建商办类项目共成交9,000余套,而调控前的30个月共成交99,631套,交易量环比下降了约90%。

房产经纪人罗俊(化名)门店所在的中弘北京像素(简称北京像素)小区,被认为是北京最大的商住项目。回想起调控前的北京商住房市场,据他介绍,高峰期这里每月能成交200~300套二手商住房,但如今的成交量只维持在十几套。

罗俊说:“楼市最火的时候,‘买房靠抢’的说法对于北京像素来说,一点也不夸张。我们门店一天就能成交十几套,有时候店里挤满客户和业主,签合同的地方都没有,要安排他们去其他门店签。”

东五环的北京像素小区一共19栋高楼,有近1万套房屋,面积从30到70多平米不等,一楼大多是超市、便利店、理发店、小餐馆,往上大部分用于居住, 居住着三万多人。很多北漂选择在这里落脚,他们没有户口,又暂时没有购房资质。

买房人:有人亏130万元卖房
交易量下降,北京商住房的价格也是一路下跌。2019中国新年后,王阳就开始了漫长的看房之旅。他手里的钱有限,又不甘心买个小户型,有朋友建议,可以看看商住房,“单价低、总价低”。

“550万买的房子,420万卖?”王阳有些不敢相信,得到中介肯定的答复后,王阳有些动心了。按照王阳的介绍,这是一套位于北京亦庄比较有名的商住房,120平方米,每平方米仅3.5万元。

王阳是个行动派,看房之后,他意识到,商住房较两年前的价格已经低了不少,确实可以作为购房的考虑了,“亏着卖的还不少”。

以北京像素为例,该小区复式公寓的售价已经从最高时近7万元每平方米降到了4.1万元每平方米左右,平层公寓的价格大概在2.7万元至2.8万元每平方米,降价幅度约为40%。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北京二手商住房的价格也已经比最高点下降了四成。有经纪人称,一些项目有近半的跌幅。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