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Listing

这个和fontawesome的云服务被土薔是有关系的。

在theme配置里面取消fontawesome的字体,加载速度就快了。

就这个cn网络特有的问题我之前在drupal fontawesome的issues里面跟module的维护者提到过,但是他坚称不受影响云云。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前天种下了几十粒玉米

还播种了一小片香菜

连续浇了几天水,心里老想着它们发芽,生怕种不出来,那就要被孩子们笑话了。

刚刚去翻了一下土里的玉米粒,已经在生根了,又翻了一下豇豆,好像种子胀大了,但是还没有生根发芽的迹象。香菜播种很浅,看得到一些果实,也还没有要生根的迹象,不过好歹玉米已经在动作了,也算可有稍微放心一点点。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今天我妈让我复印她的身份证,因为要办一个电表的迁移。

我仔细一看,户政工作人员竟然把我们这个村民组的名字给搞错了,楠木,写成了“兰木”,当然,以前还有写成“栏木”的,我也是醉了。

 

当然,我和我姐的名字,那当年给登记户口本的人更加牛头不对马嘴了。我本来是王珏菊,硬生生给我写成了王觉菊,当年我在广州读书的时候去派出所要改名,也不给改。真不知道那么多顶替读书的人,身份证和名字又都是怎么弄的。于是我这个被写错的名字就必然要跟着我一辈子了。我姐的更惨,本来是三个字的名字,被登记户口的人硬生生搞丢一个字,女生用的“玲”字,也被改成了“林”。我真的不知道what's the problem with these local officials.

今天看到了这个兰木,我又只能说一声,我艹!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中午孩子们去洗衣机那个小屋洗衣服,被一只大蜘蛛吓得尖叫,我正在厨房收拾,就过去看看,一只大蜘蛛长长的腿,修长的腰身腹部,大大的眼睛,正趴在洗衣机上面的墙角静静地守候蚊虫的到来。

我随手抄起右脚穿的拖鞋,对准墙角的蜘蛛扫拍了过去,第一下没有拍着,蜘蛛迅速地跑到了靠地的墙面,我直接把拖鞋丢过去砸了它一个正着,蜘蛛与鞋,同时落地。然后我俯身伸出两只手指捏起蜘蛛的一条腿,把它扔给了小橘猫。小橘猫闻了闻,然后就清脆地把大蜘蛛嚼着吃了,比起吃那些鱼仔拌饭可快速多了。

晚上洗澡,孩子们跑到浴室环顾四周,然后又被一只天花板上的大蜘蛛吓得尖叫着跑出来了,我又依样画葫芦,抄起拖鞋,拍死蜘蛛,捡起来扔给小橘猫,吃了。感觉这只猫对这些蜘蛛啊,昆虫啊,小癞蛤蟆等等各种小型活物的兴趣与食欲比小鱼仔虾米什么的要好了很多倍。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早上七点出去地里做事,天气是多云,太阳没有出来,所以气温比较低,而且没有太阳的毒辣照晒,人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所以,今天工作时间比较久,一直做到上午十点多。

总算把打算种菜这片地里的纵的一条排水沟给挖出来了。回头还要再挖一下周边的环形沟,还有另外一条纵的沟。

天气热,做事就慢了很多。不过也不急吧,罗马不是一天建立起来的,俺们的农场也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可以建立起来的。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没想到今天是汶川地震的十二年纪念日。

不过也不想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在祖国,说什么呢?唱赞歌就行,别的都不要说了。所以,祖国万岁!

还是说说今天路上的见闻吧。

昨天本来以为地铁站那边修路那边的围挡是要拆掉,但是看起来可能是前天的大风大雨给刮倒了,今天去看,又立起来了。这样子我要想再走远一点走到江边上就不方便了,不然就要走地铁站穿过去,要戴口罩,还要接受安检,而且地铁里面是有冷气的,你想再外面走得热晕乎乎的汗流浃背的满头大汗地,突然走进去冷气强烈的地铁站,那还不要热伤风嘛。不过倒也可以当做锻炼身体的一种方式。另外如果要走到江边上,就要换一条路了,比这几天走的这个路线要稍微脏乱一点,因为绕路那边有一大片的工地,另外还有一片是工人住的临时板房。但是如果绕到江边的话,大概单程就可以达到5公里了,双程来回就十公里了。步数肯定也就要超过一万步了。

这两天在路上一直有一个想法是要是在城市混得不开心,要不要干脆回老家去养猪种地算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这两天一直都在想这个事情的可行性。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毕竟还有孩子的读书啊,户口啊,各种事情。

今天回来的路上还碰到了两条蜥蜴(四脚蛇)。感觉都有点变色龙的感觉,但是又不像那种变色特厉害的呢,但是它们如果趴在一个树枝上,还真不容易看出来。我就追着第一条拍了一个视频,开始它站在枯草里不动,颜色和枯草很像,等我走过去吓得它跑了,然后又跑到一个绿植的灌丛上的一个枝丫上趴着不动。看来它对自己的变色保护还挺有自信的。

适应环境,然后才能改变环境。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今天是第十二天了,因为之前星期六休息了一天,没有去走步。

为什么说是高温呢?

本来平时去都是清早晨去的,七点不到出发,到八点半不到就回来了,虽然也很热了,但是基本上都气温还没有到30度,太阳也还没有那么毒辣。但是,从昨天开始,我是快11点才出发的,到快12点回来,一路上除了温度更高了,出汗更快,另外就是太阳确实很多毒辣,晒得头都有些晕乎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坚持走下去。而且我已经决定今后,如果在不上班的时候,都坚持在中午这个时段去走,十一点到下午一点之间,用高温,毒辣的太阳,来锻炼自己的身体。

毫无疑义的,身体(肉体)的锻炼,对精神和情绪的状况,会有一些影响的,而且按照我们一般的理解,身体的锻炼,是会有利于精神和情绪的健康的。从我这两天毒辣太阳下走步的体验而言,其实出发这一圈走到那个目的地的地铁站的时候,身体已经很难受了,热,汉,喘气,头晕,有些热得发晕的感觉,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我还得走回来。再走回来,走到最后一公里的时候,腿都有些在拖着的,这个时候纯粹是靠精神力量来支撑了,但是,撑过去之后,反而没有那么多难受的感觉了。

这两天十一点左右出发的时候,路过建筑工地的时候,工人师傅们都开始纷纷在那边吃中午饭了,我想他们应该都是早上七点钟就上工了吧。然后中午估计要休息一段时间,下午又是一下午,然后还有夜班。其实我还是挺羡慕他们的,甚至我想,如果有机会,自己也还可以去工地上做一做。我记得一般工地上做一天下来,都是可以做到1.5个工作日的。虽然我知道一开始可能这个身体还是不太适应做这种体力活,但是,只要经过几天的适应,它应该还是可以的,毕竟我的身体底子也是很好的。

楼下有一个卖蔬菜水果的店,停业了。本来有两家卖新鲜蔬菜水果的,现在就只剩下一家了。另外还有一个做小孩子美术培训的,不知道是搬到小区里面居民楼里了还是停业了,希望没有停业,但是这个美术培训的小店在前面底商租的铺面也转让了。但是有一个新的做早教的看起来要开张了,店面也更大,两个底商,还有二层的。我前天出去还看到那个美术老师了,瘦瘦的一个男人,我觉得他挺厉害的,平时底商那边很多人都在打牌,没有学生的时候,他就自己一个人在里面看书,写字。虽然可能是个人性格使然,但是,我觉得他的定力确实很让我佩服的。还有些店面从去年开始出租,或者说从更早,但是现在还是旺铺招租中。当然,这边的房子,卖得也比较慢,我记得过年之前有次打了一个网约车,那个师傅他姐姐就在这里买了一套房,他说,买的头一年就挂出去卖了,到现在卖了五年了,还没有卖出去。

上周五早上走回来还有一个小插曲,门卫的大姐给我测体温,竟然测到37度了,她说,你37度了呢,然后又抬头看了我一眼满头大汗,我说,刚刚出去运动了,所以可能有点热。她也就没说啥了。他们一整天都要在那里给进来的人量体温,我觉得也是够辛苦的了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坚持下来了

本来今天又有点不想去的

只是体重下不来,所以有些心态不好

想想最近吃得不多,热量不高,走得还挺多的,但是体重就是不怎么下,总是在差不多的数波动,小幅波动,看起来还是要加大运动量。或许以后走的距离更远一点。

但是今天好的至少还是坚持走下来了。

明天继续!坚持就是胜利!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一个美国视角下的中国“五四”精神——2020年5月4日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的评论

 

大家,早安。 我是Matt Pottinger,副国家安全顾问,在白宫与您讲话。我带来我的上司,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Donald J. Trump向大家的热情致意。

今天我们在线聚集了几千个来自不同的地区的人,因为传染病大流行使我们没有办法相聚。 但通过因特网的奇迹,我们聚集的规模反而更大。作为美国人、作为中国人、作为人类大家庭的成员、我们大家都各尽所能,发挥着从“宏大”到“小巧”的创造力,克服困难,保护社区。

人类创造力的“宏大”包括利用生物技术和数据分析来开发治疗方法和疫苗。同时,创造力的“小巧” 包括生活中的细微之处,比如,待在家里学习相互剪剪头发。我的妻子是个有经验的病毒学家,她今天也在,不过从我的头,您可能发现作为家庭理发师,她还是个新手。

这是我第二次有幸在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与听众交谈。 约十年前,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后,我应邀在米勒中心发言,内容是我从兵役中学到的知识,还有军队与公民的关系。 从那以后,我始终记得米勒中心主任Jerry Baliles的热情和睿智,但他不幸在去年10月去世。他曾为弗吉尼亚和我们国家的公共利益,而服务终生。 我们感谢像Jerry这样的人。

今天,我受 Harry Harding(何汉理)教授和林夏如(Shirley Lin)教授的邀请,同大家分享关于美中关系的一些想法。 林教授告诉我,这次活动恰好是在 “五四”一百零一周年之际。我知道,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来展开从美国的视角讨论关于中国的过去和现在。

1919年的“五四”,一次大战结束,北京数千大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西方国家为了安抚日本帝国,将德国在山东半岛 “权益”转让日本。

游行到天安门的学生高喊:“还我山东!” “拒签《凡尔赛条约》!”等口号,警察强力驱散示威人士。正如政府关闭和平表达的途径后经常会发生的那样,一些学生诉诸暴力,抗议升级。 意识到民怨沸腾,中国政府拒绝签署《凡尔赛条约》。

三年以后,在美国的帮助和调停下,1922年在华盛顿海军会议达成协议,中国收回了山东。然而,一百零一年前的今天,学生们发起的运动,意义远远超越了对不平等条约的民族主义的愤慨。它激励了对中国人民对现代化的探索。 正如John Pomfret(潘文)所描述的美中关系历史中提到,“五四”运动在于“彻底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社会和文化”。 “赛先生”和“德先生”是那次中国现代化运动的口号。 有人称运动为“中国的启蒙运动”。 Vera Schwarcz(舒衡哲)教授以此为题目,写了本关于“五四”的很有见地的书。 实际上,关于“五四”有很多极好的研究。 今天至少有两位著名的当代中国历史学家应邀参加会议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坚持了八天了 本来早上有点不太想起来出去走 但是还是努力起来了 要是不早点去走,一会更热了 而且,如果随便中断,那就太怂了 从家里走到河边,3.4公里,从河边走回家里,还是3.4公里。 总共大概走了9000步,当然,以后要争取每天走一万步。 不过还有下雨天怎么办呢,这个还得想办法解决。 至于身上的肥肉,减肯定是减掉了一些,得买个体重秤,经常量一量,当然也不必要每天都量。只要坚持这样走下去,肯定会瘦下来的。但是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毕竟这些肉也不是一天攒起来的。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疫情过后,还要去留学吗?

或者说,

疫情过后,还要去美国留学吗?

疫情过后,还要去英国留学吗?

疫情过后,还要去澳大利亚留学吗?

疫情过后,还要去新西兰留学吗?

疫情过后,还要去韩国留学吗?

疫情过后,还要去日本留学吗?

……

不论世界因为这次疫情怎么变化,也不论民粹主义者,民族主义者,爱国主义者如何渲染与煽动,我始终相信,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不论世界如何变

总是变不回去的了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https://www.forbes.com/sites/alexandrasternlicht/2020/04/26/senator-tom-cotton-ramps-up-anti-china-rhetoric-says-chinese-students-should-be-banned-from-us/#25093d3a99a2

In a Sunday morning interview on Fox News, Arkansas Republican Senator Tom Cotton shared his opinion that the global coronavirus pandemic was a “deliberate” and “malevolent” attack by Chinese government on the world, and that Chinese students “don’t need” visas to study science as he believes they will use this information to spy on the United States. 

KEY FACTS

In the interview on “Sunday Morning Futures” with Maria Bartiromo on Fox News, Cotton said that Chinese leaders wanted the virus to spread because “They did not want to see their relative power and standing in the world decline because the virus was contained,” within China.

Cotton said that “all the circumstantial evidence” points to COVID-19’s origination from a Wuhan laboratory in the Sunday interview; this comes after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Tuesday statement that coronavirus “likely” originated from animals, “most probably” bats. 

Staunch conservative Tom Cotton assumed office in 2015; he is a former U.S. army captain, Harvard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

确实非常的受感动。

都是许冠杰以前很知名的老歌了。

值此疫情与社会情状之际,我感觉他的歌声应该还是能感动不少港人吧。

不像有些歌星与明星,纯粹是在香港制造分裂与对立了。

不过,让我感动的倒不是什么香港命运之类的了,而是他的几曲歌中,对于人生快乐与悲欢的平和地诉说,配上他那嗓音与一把吉他,确实非常的感人。

当然,我相信,还是要中年人才能听出来了。至于年轻人,我不知道,也许听着就没什么感觉吧。

留学咨询专家王觉菊老师
分类